明代妇女的䯼髻头面

摘要:明代已婚妇女在正式场合需要戴“䯼髻”,䯼髻通常以金银丝或马鬃、头发、篾丝等材料编成,外覆皁色纱,佩戴时罩于头顶发髻之上。与䯼髻相配的还有各式首饰,明代也称为“头面”。

明代已婚妇女在正式场合需要戴“䯼髻”,䯼髻通常以金银丝或马鬃、头发、篾丝等材料编成,外覆皁色纱,佩戴时罩于头顶发髻之上。与䯼髻相配的还有各式首饰,明代也称为“头面”。

“头面”之称在宋代已经出现,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皆诸寺师姑卖绣作、领抹、花朵、珠翠头面、生色销金花样幞头帽子、特髻、冠子、绦线之类……又有宫嫔数十,皆真珠钗插吊朵玲珑簇罗头面、红罗销金袍帔。”元杂剧也大量提到,如《施仁义刘弘嫁婢》有“金银玉头面三副”,《小张屠焚儿救母》有“带头面插金装,穿绫罗好衣裳”等。明代的䯼髻头面已从寻常头饰发展为具有一定插戴规则的首饰组合,每一款都有特定的造型、名称以及佩戴位置。范濂《云间据目抄》云:“妇人头髻,在隆庆初年,皆尚圆褊,顶用宝花,谓之‘挑心’,两边用‘捧鬓’,后用‘满冠’倒插,两耳用宝嵌大镮。”其他主要的䯼髻头面还有“钿儿”、“分心”、“压鬓钗”及花卉草虫题材的首饰等。

明武进王洛家族墓出土的黑绉纱银丝䯼髻与金头面

《吴氏先祖容像》中戴䯼髻的妇女

None

又称花钿,《说文解字》曰:“钿,金华也。”即花形金饰。钿儿戴在䯼髻前方底部,整体呈弧形,背面有垂直向后的簪脚,或在左右两端连缀系带。钿儿造型多为花卉、云朵、龙凤、仙人等,有些还镶嵌珠玉宝石或以点翠作为装饰。《金瓶梅》第十五回:“(李桂姐)家常挽着一窝丝杭州攒,金缕丝钗、翠梅花钿儿、珠子箍儿、金笼坠子。”第六十八回:“不一时,吴银儿来到,头上戴着白绉纱䯼髻、珠子箍儿、翠云钿儿,周围撇一溜小簪儿。”

顾起元《客座赘语》云:“花钿戴于发鼓之下,古之所谓‘蔽髻’也。”“蔽髻”出现于魏晋时期,《晋书·舆服志》记载:“贵人、贵嫔、夫人助蚕,服纯缥为上与下,皆

明 南城益宣王墓出土金镶玉嵌宝群仙庆寿钿儿

明 江阴青阳明墓出土金嵌宝四季花钿儿

None

戴在䯼髻前方正中,通常簪脚朝上。“分心”一名主要见于《金瓶梅》中:

头上银丝䯼髻,金厢玉蟾宫折桂分心,翠梅钿儿,云鬓簪着许多花翠。(第十九回)

妇人道:“我不好戴出来的。你替我拿到银匠家毁了,打一件金九凤钿根儿,每个凤嘴衔一溜珠儿。剩下的再替我打一件,照依他大娘正面戴的金镶玉观音满池娇分心。”(第二十回)

头上戴着貂鼠卧兔儿,金满池娇分心。(第二十一回)

西门庆见他头上戴金赤虎分心,香云上围着翠梅花钿儿,后髩上珠翘错落。(第六十七回)

月娘头上止摆着六根金头簪儿,戴上卧兔儿。也不搽脸;薄施胭粉,淡扫蛾眉。耳边带着两个金丁香儿,正面关着一件金蟾蜍分心。(第七十五回)

从小说描述可知,分心在䯼髻的正面,其得名可能和簪戴位置有关。都是单件使用,不成对,也不戴在䯼髻的后面。在《金瓶梅》第九十回里,曾出现“前后分心”的说法,原文是:

那来旺一面把担儿挑入里边院子里来,打开箱子,用匣儿托出几件首饰来,金银厢嵌不等,打造得十分奇巧。但见:孤雁衔芦,双鱼戏藻。牡丹巧嵌碎寒金,猫眼钗头火焰蜡。也有狮子滚绣球、骆驼献宝。满冠擎出广寒宫,掩鬓凿成桃源境。左右围发,利市相对荔枝丛;前后分心,观音盘膝莲花座。也有寒雀争梅,也有孤莺戏凤。

“围发”是成对佩戴,第八十五回里就提到“一对大翠围发”,故分左右,而分心并未言及有戴于髻后的,这里的“前后”应是为了与“左右”相对而用的修辞手法,只取“前”义。

分心的样式主要有佛像、观音、梵字、龙凤、花卉及神仙人物等。兰州市白衣寺多子塔出土了一件明代肃王妃熊氏施金累丝嵌珠镶白玉送子观音满池娇分心,与《金瓶梅》描写的“金镶玉观音满池娇分心”非常相似。《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云:“顶戴观世音者,当得十方一切如来一切静虑波罗蜜多圆满相应,当生无量寿佛刹土,得一切三昧耶现前通解。”由于佛教尤其是观音信仰的普及,明代妇女首饰中出现了很多观音形象,《醒世姻缘传》第七十八回也有描写:“徐太太当中戴一尊赤金拔丝观音,右边偏戴一朵指顶大西洋珠翠叶嵌的宝花。”

明 肃王妃熊氏施金累丝嵌珠镶白玉送子观音满池娇分心

明南城益庄王墓出土玉观音分心

其他常见的佛教题材还有兰扎体梵文字,如六字大明咒中的“唵”、“吽”等。明《准提净业》谓“唵”字为“真言之母”,并说:“此字具含无量法门,释迦如来及过去如来,皆因观想此字而得成佛。如观九圣字,先观此字分明,余皆现前。”《准提陀罗尼经会释》云:“即想自心如满月,湛然清净,内外分明,以唵字安月心中,以折隶主隶准提莎嚩诃字,从前右旋,次第周布轮缘……唵字为毗卢遮那佛根本。”常州市钟楼区出土的一件梵文金簪,就是“唵”字分心,上作一月轮,月心为“唵”字,下承以联珠纹和莲花座。

《准提净业》“唵”字插图

《准提陀罗尼经会释》之“圆明布列梵书图”

明 常州钟楼区出土“唵”字金分心

常熟博物馆收藏了一件明代温州知府陆润夫妇墓出土的“嵌宝梵文金头饰”,以一梵文字为主体、上下宝石镶嵌构成,梵字顶部镶绿松石一颗,底部饰牡丹、菊花等花卉,花蕊镶宝石五颗,中间一颗为绿松石,两侧分别为红、蓝宝石。这件金头饰从形制看也应是分心,主体的梵文与“唵”字较为接近,但笔画有所变化。

梵字造型还有一种是反文(反写),北京法源寺所藏辽乾统七年傅章石棺上便可看到用梵文正反写对称装饰的做法。武进博物馆收藏的明代金梵文

明 常熟陆润夫妇墓出土嵌宝梵文金头饰-明武进明墓出土梵文金发簪

None

戴在䯼髻的顶部,即《云间据目抄》所说“顶用宝花,谓之‘挑心’”。出土的挑心实物与描述相符,簪首多做成一朵或一组花的造型,有些还镶嵌宝石。簪脚垂直朝下,可插入髻顶,或将簪脚上部弯曲一定弧度后插在䯼髻侧边,仍使簪首处于髻顶中心位置。

明 江阴青阳明墓出土金嵌宝祥云菊花挑心

明 上海卢湾区李惠利中学明墓出土金嵌宝菊花挑心

挑心使用了很多当时非常流行的花卉相关题材,如“蝶恋花”、“蜂赶菊”等。《金瓶梅》第十四回提到“溜金蜂赶菊钮扣儿”,明代蜂赶菊钮扣有不少出土实物,菊花的造型一般为一圈短而椭圆的花瓣,花蕊较大,饰有网格纹,状如蜂窠。其原型是白甘菊,古人也称为“回蜂菊”,宋代郑克已有诗曰:“今年种得回蜂菊,乱点东篱玉不如。”将女性饰物做成甘菊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回蜂”二字所蕴含的特别寓意。

明定陵出土蜂赶菊钮扣

甘菊

常熟博物馆藏明代吏部郎中丁奉墓出土的金镶银“金蜂采蜜”发簪,簪首中心为银质多瓣花朵,周围用金打制成两重细密花瓣,花蕊缀金蜜蜂一只,从簪首花朵的特征看应为菊花。馆藏的另一件温州知府陆润夫妇墓出土的“白玉嵌宝金钗”,簪首用白玉雕成椭圆形菊花(所嵌花蕊无存)和蜜蜂,属于同类题材,且形制相似,可能是两件“蜂赶菊”挑心。

明 常熟虞山宝岩明代吏部郎中丁奉墓出土金镶银发簪

明 常熟陆润夫妇墓出土白玉嵌宝金钗

明 定陵出土镶珠宝蝶恋花鎏金银簪(局部)

None

戴于<髟狄>髻背面底部(《云间据目抄》:“后用‘满冠’倒插”)。满冠的造型类似山峦或笔架,中间高耸,两边逐渐降低,为适应䯼髻的轮廓,整体向后呈一定弧度的弯曲。背面有长簪脚,用以插入䯼髻中。王圻《三才图会》记载:“若满冠,不过以首饰副满于冠上,故有是名耳。”并配有满冠的插图。《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描写:“李瓶儿又叫过奶子如意儿,与了他一袭紫紬子袄儿、蓝紬裙,一件旧绫披袄儿,两根金头簪子,一件银满冠。”何乔新《勘处播州事情疏》也写到“金相宝石满冠髻、金相宝石掩鬓各一个”。

明《三才图会》“满冠”插图

明 常州王家村出土凤朝牡丹金满冠

明 北京右安门外出土金嵌宝“吽”字满冠

明上海卢湾区李惠利中学明墓出土银丝䯼髻(背面)和金嵌宝满冠

None

又称“捧鬓”,即《云间据目抄》谓“两边用捧鬓”者。掩鬓的造型多做成带尾的祥云状,簪脚朝上,插戴位置靠近左右两鬓,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