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拾起我们丢失了的璀璨

摘要:谁来拾起我们丢失了的璀璨。

从小我便有一个疑问。

五岁时,我翘首问妈妈:“日本人的传统服装是

十岁时,我再次问妈妈:“书上说旗袍唐装是满族的服装,而我们不是汉族人么,我们的服装哪去了?”妈妈沉吟半响,无奈笑道:“我们的服装有着宽宽的袖子,不适合劳作,已经被淘汰了。”

十六岁时,我指着正在播放的《日本文化》急切得问妈妈:“老师明明说,日本的服装是学我们的,礼仪是学我们的,节日也是学我们的,他们的文化都是从中国传入,可为什么他们学我们的也有着宽宽袖子的和服没被淘汰,而我们的传统服装却已经被淘汰了呢?为什么他们的端午中秋有着庄重的仪式与古老的习俗,而我们的端午中秋却没有这么的丰富?为什么他们还在欢度从我们这里传过去的花朝,上祀节,而我们却不再过了?”妈妈柔软的手停留在我的肩上,眼光微怔,她沉默了。

十八岁的我在新华书店的角落中寻到本积了厚尘的《明汉服史》。那便是18年来我对我们华夏五千年文化“衣食住行”中最基本的“衣”的初次了解。

汉服,乃华夏汉族起源,由黄帝即位之始。她是由于我们智慧的汉人祖先推崇礼仪,象天法地而形成的。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那宽宽的袖子代表着华夏儿女包容万象的博大胸怀;严密的结构层次展现着炎黄子孙们独特的含蓄之美,上面的十二花纹,日月星辰,龙蛇神鹿是华夏的图腾,也更描绘了祖先们对宇宙的探索与认识,对生活的感悟与体会。同时,汉服也是汉族人民自古经地通天的华夏信仰,及其推崇周礼、儒礼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说汉服是我们几千年华夏文明中思想文化,礼仪文化,生活文化的结晶。其中蕴藉着的无数智慧和奥妙正待着我们后世子子孙孙的领悟与传承。可怎么的,她却会被我们淘汰了呢?

记得一位多伦多的留学生说过:“在多伦多看到许多穿着宽袍传统服装的印度、阿拉伯、日韩留学生,一开始总觉得他们是异类,后来才发现其实从来不曾穿过自己民族服装的我们才是真正的异类。”

不知是被列强打向封建腐朽制度的那一炮吓怕了,还是满清政府对汉人的统治太过彻底。总之,自开放以来,那象征着五千年华夏文明信仰与智慧,代表着汉人文化根本的汉服便被淹没在泱泱历史长河中了,同她一起沉没的还有那些由我们祖先世世传承下来的,寄托着他们对自然对生命对生活的理解与感悟的节日和习俗。

然是炎黄子孙如今亦不像最初的炎黄子孙了。

现今,在华夏广褒的大地上随处可见有着尖尖塔顶的哥特式教堂,炎黄子孙们穿着白色婚纱黑色西服,在教堂里欢乐的举行着西式的婚礼,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信仰十字架上那见证了婚礼的耶稣。总之,仿佛在那时,那曾经象征着吉祥的红色和那虔诚的庄重的中式礼仪已模糊在我们华夏儿女的眼中,而与那礼仪相携的对自然的崇敬,对父母感恩,对彼此忠诚与尊重的信仰是否也与之一齐消逝在炎黄子孙的脑海中?

华夏文化是世界上最悠久亦是最博大精深的文化,是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法与之媲美的。而如今却遭到了冷落!遭到本该继承并发扬他们的华夏子孙的冷落!

传统的节日已鲜少有人问津,古老的习俗也逐渐被人们忘怀。而情人节、圣诞节等西式节日却被我们过得隆重而又流行。西装成了我们的正统服装,而我们那传统的内涵丰富的汉服却变成了“奇装异服”。呜呼!不知道再这样持续几百年或几千年,我们的子孙是否还会记得自己流的是华夏汉族的血,是炎黄子孙的魂!

文化学者苏叔阳曾说过“文化的传承有三种方式,第一是比较复杂的古典文献继承。第二种是对传统的节日与习俗了解的继承。第三种是父母用实际的传统文化习俗活动传授于子女。然而,对于后两点,中国做的还远不如日本韩国。”

2004年屈原变成了“韩国人”,而如今日本也正将本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打上了日本的标签,在世界杨名光大,昔日的“学徒们”正在正在赶超知识渊博内涵丰富的师傅,华夏的儿女们,我们难道还要坐以待毙么?

不过所幸的是,国家已然注意并重视到这个问题,我们有了传统节日的固定假期,有关中华传统文化与习俗的记录片和宣传片也逐步占据了我们更多的目光,越来越多的华夏儿女参与到传统的节日活动中去,越来越多的炎黄子孙们参与到复兴汉服,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运动中去!

展望未来,我希望更多的华夏儿女们加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