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汉服美女获“最美成都诗词朗诵”千元大奖

摘要:“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朗诵亭内,一名汉服女子清脆的声音在回荡。昨日,最美成都诗词朗诵季特设的“每日之星”朗诵大奖发出了又一份千元大奖,获奖者是一位90后的汉服美女赵青青,在她看来,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诗词歌赋的美包含了对人生思考…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朗诵亭内,一名汉服女子清脆的声音在回荡。昨日,最美成都诗词朗诵季特设的“每日之星”朗诵大奖发出了又一份千元大奖,获奖者是一位90后的汉服美女赵青青,在她看来,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诗词歌赋的美包含了对人生思考和语言之美;汉服的美则是把古典、含蓄、轻盈、飘逸之美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国风音乐的美则是古典韵味…

None

赵青青,22岁,四川达州人,目前还是体育学院编导专业大四的学生。早在几天前,赵青青从一位学姐处得知朗诵亭的消息后,就一直想要来参加,“我是一名传统文化的狂热爱好者,无论是诗词、音乐还是服饰,我都喜欢。”昨日是周日,赵青青穿上自己最喜爱的白色汉服,裙摆摇摇地翩翩走进朗诵亭。

赵青青朗诵的是一首杜甫的《春夜喜雨》,“选择这首诗,一是因为熟悉,再就是我喜欢诗里描绘的成都。”赵青青最喜欢其中一句“晓看红湿处”,读出来就仿佛能看到眼前一片花海在春雨滋润下的生机勃勃。”就在前晚,成都迎来了一场夜雨,而夜雨下的成都也让赵青青朗诵这首诗别有韵味。

赵青青并没专业学过朗诵,但因为声音不错,参加了不少朗诵比赛和活动。早在去年四川电视节期间,在组委会当志愿者的赵青青看到《大圣归来》的配音演员张磊在做配音活动,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给江流儿配音,没想到竟被张磊点赞。“现在我在一家电台实习,主要写文案,希望以后能从事声音方面的工作吧。”

None

在朋友眼中,赵青青是一名古典女孩,文静温柔,像画中走出的人物。听赵青青的朗诵,她的声音温润,加上她的一身行头,让人似乎穿越了一般。作为一名90后,22岁的赵青青的爱好和同龄人相比有些不一样,她最喜欢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吟诵作对、听几曲传统音乐,穿上心爱的汉服在四处走走,是她觉得最惬意的事。“

赵青青回忆,早在读高中时第一次从网上看到汉服时就喜欢上了,华丽精致、优美典雅的服饰特点让她感叹“此衣只应天上有,缘牵万古落人间”。第一次买汉服是上大学,为了买一套心爱的汉服,赵青青硬是省吃俭用了两个月,才终于买了一套白色的对襟襦裙汉服。

穿上汉服在校园里一走,本来喜悦的赵青青心情却越来越沉重,一路上满是奇怪、疑惑的眼神,仿佛她是怪物一般。赵青青感叹,当人们赞叹韩国人的韩服雍容华贵、日本人的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朗诵亭内,一名汉服女子清脆的声音在回荡。昨日,最美成都诗词朗诵季特设的“每日之星”朗诵大奖发出了又一份千元大奖,获奖者是一位90后的汉服美女赵青青,在她看来,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诗词歌赋的美包含了对人生思考和语言之美;汉服的美则是把古典、含蓄、轻盈、飘逸之美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国风音乐的美则是古典韵味…

None

赵青青,22岁,四川达州人,目前还是体育学院编导专业大四的学生。早在几天前,赵青青从一位学姐处得知朗诵亭的消息后,就一直想要来参加,“我是一名传统文化的狂热爱好者,无论是诗词、音乐还是服饰,我都喜欢。”昨日是周日,赵青青穿上自己最喜爱的白色汉服,裙摆摇摇地翩翩走进朗诵亭。

赵青青朗诵的是一首杜甫的《春夜喜雨》,“选择这首诗,一是因为熟悉,再就是我喜欢诗里描绘的成都。”赵青青最喜欢其中一句“晓看红湿处”,读出来就仿佛能看到眼前一片花海在春雨滋润下的生机勃勃。”就在前晚,成都迎来了一场夜雨,而夜雨下的成都也让赵青青朗诵这首诗别有韵味。

赵青青并没专业学过朗诵,但因为声音不错,参加了不少朗诵比赛和活动。早在去年四川电视节期间,在组委会当志愿者的赵青青看到《大圣归来》的配音演员张磊在做配音活动,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给江流儿配音,没想到竟被张磊点赞。“现在我在一家电台实习,主要写文案,希望以后能从事声音方面的工作吧。”

None

在朋友眼中,赵青青是一名古典女孩,文静温柔,像画中走出的人物。听赵青青的朗诵,她的声音温润,加上她的一身行头,让人似乎穿越了一般。作为一名90后,22岁的赵青青的爱好和同龄人相比有些不一样,她最喜欢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吟诵作对、听几曲传统音乐,穿上心爱的汉服在四处走走,是她觉得最惬意的事。“

赵青青回忆,早在读高中时第一次从网上看到汉服时就喜欢上了,华丽精致、优美典雅的服饰特点让她感叹“此衣只应天上有,缘牵万古落人间”。第一次买汉服是上大学,为了买一套心爱的汉服,赵青青硬是省吃俭用了两个月,才终于买了一套白色的对襟襦裙汉服。

穿上汉服在校园里一走,本来喜悦的赵青青心情却越来越沉重,一路上满是奇怪、疑惑的眼神,仿佛她是怪物一般。赵青青感叹,当人们赞叹韩国人的韩服雍容华贵、日本人的和服美丽端庄时,许多中国人都还不能接受路上穿着汉服的行人,“我们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喜爱汉服文化,不要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