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服实践与发展之花朝节探索新思路

摘要:如何在现有活动环节不改变基础上,挖掘活动环节设置上的新乐趣,成为各地汉服社团负责人大费脑筋的要点。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左传》

None

汉民族常见的游戏环节:

None

先秦延续至清末的中国传统礼仪与宴饮游戏,来源于射礼。

规则:将礼器摆离宴席五步十步远,配合音乐,持箭向礼器投掷。

None

古代博戏用具,棋盘游戏(可理解为现代飞行棋)

None

又作陆博,是中国古代一种掷采行棋的博弈游戏,以吃子为胜。

None

文斗:采集草花,互相比试谁采摘花草数量多,考验植物知识。或女子采集花草,互相比较谁的更为艳丽。

武斗:采集植物根茎,草茎相结交,考验植物韧性,断者为负。

None

聚集在河道两侧,仆役将酒杯漂浮在河面,酒杯飘落到谁面前,就要吟诗,通常设置一主题,答不上即饮酒。

其实汉民族传统游戏还有很多,但受限于活动工具,规则(某些游戏需要专门的器具,但即使是目前的出土文物,也很少,复原成本过高,所以仅做参考。)

None

首先本文所针对的二三线汉服团体活动,因为大型社团已经有了一定的人数积累与活动日程设置,而二三线社团受限于人数问题,长久积累,对活动往往产生的厌倦。如何在现有活动环节不改变基础上,挖掘活动环节设置上的新乐趣,成为各地汉服社团负责人大费脑筋的要点。

汉服实践活动注入新活力的难点在于文化与服饰体系中有着严格,严谨,严肃的文化细节性,稍微一改变便偏离主旨,引发同袍间的抨击。而在这里,我要提到一个现象叫做文化整合性。

文化整合是文化发展潮流过程的必然阶段,不同特质文化行为在一定条件下经过接触,冲突,融合,发展,最后变成新的文化整体之中。这种现象是不可逆转的,同袍们也会发现汉服复兴运动中逐渐进入其他文化最后成为多元文化。

而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某些同袍会认为这种改变于早期的汉服商业化一样,会改变这个格局认为汉服不是汉服,文化不是文化。我们如何去做才能在不断实践中保持汉文化在这个多元文化中的主体地位呢?

我想,应该:

继续发扬衣礼,衣智思想,尽快掌握汉服所蕴含的传统文化理念,复兴以衣冠为载体的华夏文明才能更加丰富与有魅力。

在活动环节设置上,注重过程。

None

各地社团负责人往往会发现,经典游戏击鼓传花在汉服活动上似乎不太被接受。原因无非不两点。之一,人数过少,无趣。之二,普遍害怕被抽到。那如何去改呢?

我认为,应调整活动流程设置。活动仪式感更加强烈,将传到花者通常存在的表演节目调整为剧本接龙,即A在设置的题目下接一句话,B在A前提上接续,逐渐编撰为一个故事,也可以调整为接诗。

None

与腊八活动接近但将形式修改,着重点设置为春菜粥制作过程中,同袍们寻找蔬菜(考验植物知识),与制作过程中的快乐。(为防止中毒现象,活动设置者,应在活动开始前科普基本植物知识)。

None

首先要明确一点,飞花令并不是所有同袍可以参与进来的活动项目。观众与参与者的平衡应双重兼顾,观众可以享受观看的乐趣,而参与者同袍会加强知识积累,并且活跃整个社团存在。

最后我想提出一个观点,为什么一定要用传统的眼光看当代汉服实践与发展,新潮流或许是更好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