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美图】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

摘要: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汉服婚照之明制婚服,拍摄于耦园!

欢庆此日成佳偶,且喜今朝结良缘。

秋水银堂鸳鸯比翼,天风玉宇鸾凤和声。

紫箫吹月翔丹凤,翠袖临风舞彩鸾。

林苑一隅秀牡丹

国色无言暗香传

民兄愉悦喜意涟。

张灯结彩闹新婚

齐聚亲朋笑开颜

景色炫美更空前。

None

耦园历史很长,大约经历了几次毁坏几次重建,在诸多的主人中,最能形成耦园历史和人文意蕴的可能要数清末的安徽巡抚沈秉成了。这个人很有正气,在安徽巡抚任上就励精图治一心想报效国家,任法租界道台时,就不卑不亢很受当地人尊敬。只是相关记载太少了,令我们无从把握,也只能半真半假的猜了。可能他在仕途上并不很顺利,再加上丧妻失子,心身几乎绝望。在这种情况下,他举家迁到苏州以三千两银子买下了一个几乎废弃的园子“涉园”,稍加修葺便安顿下来。后来在他最不知所之之时认识了江浙才女、比他小15岁的严永华,并结成了伉俪。

沈秉成酷爱藏书和诗文,严永华也爱写诗,至今在耦园东院的墙上还刻着这位夫人的诗:“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

耦同偶之意,城通成之意。可见严永华之才。沿着夫妻廊向前就是“吾爱亭”,相传女主人严永华每日在此弹琴,亭前正对曲桥流水;“吾爱亭”的左面是“听琴轩”,这是男主人听女主人弹琴的地方。缠绵的琴声就是一座传递爱的桥梁,沈秉成、严永华就在这样的传递中度过了那最美丽的八年时光,使置身于花园中的每一个人都被感动。

沈秉成不得不又一次入仕,也不得不经历如此相似的命运。在他六十八岁时,命运使和他一起颠簸多年的严永华走了一条和第二任夫人沈氏相同的路,他又一次身心绝望地回到耦园,修整一切,守护这爱的见证。不久也孤独天年。

耦园相对于沈秉成而言,既是浪漫的回忆,又是此恨绵绵无绝期的长恨歌,在这个花园中,我想谁也没有勇气想起沈秉成最后的心情和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