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摄影|山鬼

摘要:从前有座叫巫山的大山,五色云雾缭绕其间,山前有瑶草铺茵,山后有奇花布锦。据说山里长有一种开紫白花的草,会结出红彤彤的小浆果。它的根部似人,故名人参。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从前有座叫巫山的大山,五色云雾缭绕其间,山前有瑶草铺茵,山后有奇花布锦。据说山里长有一种开紫白花的草,会结出红彤彤的小浆果。它的根部似人,故名人参。长了千年的参会变成穿着肚兜的胖娃娃。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百病全消。

这山里有一精灵,山间的一草一木她皆了如指掌,因为她就是山的化身。她不是人,却生的极为美艳动人,肌肤透明无暇,和山中雾气似要融为一体,像极了鬼。

人们都叫我山鬼,其实我哪是什么鬼,当然也不是人。从有了这座山的时候我就住在这里了,我知道山中的树有多少片树叶,知道兔儿在哪里做窝,知道黄鹂鸟一会儿要唱什么歌,知道泉水溅起了什么样的水花,知道人参又长出了新的参果。

山中岁月悠长寂寥,我便细心装扮自己。散发着芬芳的薜荔绕在身上,腰间束起一串嫩黄的女萝。有兰芷任我采撷有赤豹和我奔跑,更有四肢矫健的文狸陪我自由自在的跳跃。黄鹂鸟和兔儿都是我的朋友,它们会送我最甜的山果。

天地多少灵秀,凝聚成一个山鬼姑娘?

然情思缱倦,就连神仙妙人也难免忧伤。

山鬼有了盼望见到的人,是的几千几万年以来从未有什么能打开她的心。

她思念着的不过是个凡人,有生老病死疾病灾祸的凡夫俗子。

然而我却日日夜夜的盼着见到他,听他为吟诗我作賦,”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兮荫松柏。”

初见,他在山腰秋波亭中抚琴,不似世人对我敬畏恐惧,在见便为我作了一篇賦~《山鬼.九歌》。他说我是他心中良善的神女不是什么只会害人的魑魅魍魉。

今天又到了相见的日子,我满心欢喜的来到约定的地方。为了今日相见,特意用荆树叶子沾水梳洗了头发,摘了杜若花枝想要赠你聊表相思。

就这样等啊盼啊!

日头由东升直至西落,天色逐渐的黑下来,远处,天籁唏声,群山蠕动,黑暗中没有任何渲染。

轰隆隆的雷声由远而近,颤栗着碾过山鬼的梦。

天,越来越暗沉,如同一块灰色的布幕要压向我。雷,越来越响,风,越刮越烈,像是为我的情意哀叹“不值得,不值得??”。雨,越下越大,恨不得要洗净山里的一切,包括你我最初的相识。

该回家吧!可是风雨已经封锁了来路,就算这山路险峻无比,我依旧踩着坚硬锐利的石头孤身一人来到我们初时的地方。满怀雀跃的等候。

该回家吧!我仍旧担心你遇上什么事才会来的迟了些。可是你既然明白我的心意,为何留我一人痴痴的苦等。为何还抱有一丝期望,因为我的心里还牵挂着你。

山鬼,巫山幽谷里的不老精灵,据传乃山中精气所化,采天地日月灵气修成人形。山鬼不知人世真情挚爱,用她们绝美的容颜诱惑人间的公子少年,那美貌里有魔一样的魅力,被她们捕获的人,再也不会回来。

山鬼是不能爱的,那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幻像,人怎么能追逐幻像呢。

可是那个被你们说成妖邪精怪的姑娘,怎么流泪了,她的泪也是咸的,犹如一颗晶莹的琥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