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服饰杂谈

晚春夏至,这里常有靡靡细雨光顾。细雨小憩片刻便匆匆而去,唯独遗下一片薄雾——这雾于今是有别的。这雾是潮湿而清润的,是呼入口中泌人心脾的,是氤氲间天地清晰可见的。 远远地,走来跌跌撞撞一具身影,束发高冠…